• 2011-09-28

    凶仙鹤 - [妄言]

    湖心一道水红色的闪电,我大喊着叫你来看,你从转角过来时闪电追了过来,你被打倒在地,掀起你的衣服,身上全是大颗的水珠。

  • 2011-03-04

    连环计 - [妄言]

    我做梦跟须生在一个破旧的老宅子里争执,我大声说:“不管怎么样以后还不是要在这里生活下去?!”说完后我愣了一下,心想须生现在好像不在这里在武汉啊,于是我就醒了。

    醒了以后何一帆刘跃来家里吃饭,一边吃一边看电视聊天,席间喝多了,竟互相推心置腹起来,我就给他们讲我过去做的梦,梦见过何一帆在一个孤僻的非常小的石头砌的小城的一个浴场里工作,梦见过刘跃开车去一个长满了荒唐的有生命的矿物的海滩。

    他们走了以后,我喝得头昏就势睡了下去,睡了一会觉得天好像黑了有点害怕,累得动弹不得还是挣扎着伸手去开右边的台灯,我记得左边的灯坏了。结果右边台灯也不亮,我想,可能刚刚何一帆把台灯换了,又去开左边的灯。开灯后就能轻松的坐起来了,看到外面好像还有一点余光,大概是傍晚,我衣服也没穿就下床推开阳台的纱门,光溜溜的站在晾着的衣服之间窥视街道,“原来刚刚跟刘跃何一帆吃饭也是做梦啊”我想。

    这时候我突然记起来,我房间里没有阳台。

     

  • 2010-12-27

    乱梦 - [妄言]

    梦中幡然醒悟,认为一生不过是用药自杀时短时间内在没有限制的意识世界中创造的一个宏大的梦境,随时就会随着死亡而醒来

  • 2010-12-24

    婚礼贺词 - [妄言]

    过年在柳州黄玮说:“我十月结婚。”我开玩笑说:“你要我去给你当伴娘吗?”黄玮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

     

     

    九月我和乐队全国巡演,二十号到了广州,黄玮的男人从佛山开着车带着黄玮和潘可可来看我们演出。广州的音响是这次巡演里最好的,底下来了寥寥不到二十个人,我一边唱歌一边看台下潘可可喝得脸红红的在跳,跳到后来几首歌就跳不动了。

    演完出他们三人带我们乐队加调音师和vj七人去吃夜宵,车绕了几圈找到了一个露天大排档,刚刚坐下就下起台风带来的倾盆大雨,我们又手忙脚乱的挪到大遮阳伞下。乐队半数人都认识跟我相熟多年的黄玮,大家聊起天来,潘可可就绘声绘色地给大家讲了一个我根本不记得了的故事。

    她说:“有一天晚上下课,我和黄玮和文隽在文隽家楼下玩了一会,文隽就上楼回家了,她一到家就打开窗对我们大喊:‘黄玮!我有一个礼物送给你!接住!’扔下来一团报纸包着的东西,我们打开一看是一颗糖,我就对她喊:‘你为什么给黄玮糖不给我?’她说:‘你不要吃,就给黄玮吃!’然后又对着黄玮喊:‘你吃呀,现在就吃!’黄玮就听话乖乖把糖吃了,她就在楼上问:‘好吃吗?我刚刚在楼道里捡的。’”

     

     

    十月二号黄玮结婚了,我到了三号凌晨才想起来,给她发了个短信,祝他们百年好合什么什么的。

    后来我搬家的时候翻出好多你给我写的信,想起以前你把我给你写的信装错信封寄去给了别的人。后来还参加了两个别人的婚礼。你结完婚肯定还和以前一样。

  • 2010-10-01

    每日亦陶醉 - [妄言]

     

     

    如果可以看见Homunculus……

    我想要更大的洞!

     

     

  • 2010-08-18

    不灭 - [妄言]

    “我将长久的逍遥法外,任何意志不得置我于死地,包括死。我将仰天长啸,心底永无真正的负罪之情。”

  • 2010-08-08

    无题 - [妄言]

    有一种人他特别自信自己是一个优秀的人天才的人与众不同的人,

    他的自信感染到了大家,

    让周围的人也相信了他是个优秀的人。

  • 2010-06-16

    水帘洞 - [妄言]

    洗衣机漏水了

    淋浴器也漏水

    冰箱门关不上

    天上也每到夜晚就打雷

    早晨给鱼缸换水

    不明白两只鹤顶红为什么开始打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