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3-04

    连环计 - [妄言]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iolentmay-logs/107714091.html

    我做梦跟须生在一个破旧的老宅子里争执,我大声说:“不管怎么样以后还不是要在这里生活下去?!”说完后我愣了一下,心想须生现在好像不在这里在武汉啊,于是我就醒了。

    醒了以后何一帆刘跃来家里吃饭,一边吃一边看电视聊天,席间喝多了,竟互相推心置腹起来,我就给他们讲我过去做的梦,梦见过何一帆在一个孤僻的非常小的石头砌的小城的一个浴场里工作,梦见过刘跃开车去一个长满了荒唐的有生命的矿物的海滩。

    他们走了以后,我喝得头昏就势睡了下去,睡了一会觉得天好像黑了有点害怕,累得动弹不得还是挣扎着伸手去开右边的台灯,我记得左边的灯坏了。结果右边台灯也不亮,我想,可能刚刚何一帆把台灯换了,又去开左边的灯。开灯后就能轻松的坐起来了,看到外面好像还有一点余光,大概是傍晚,我衣服也没穿就下床推开阳台的纱门,光溜溜的站在晾着的衣服之间窥视街道,“原来刚刚跟刘跃何一帆吃饭也是做梦啊”我想。

    这时候我突然记起来,我房间里没有阳台。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游戏叫 梦日记